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VenusBlood FRONTIER】【作者:不详】【未完】
【VenusBlood FRONTIER】【作者:不详】【未完】

第一

  很久以前,人间发生过一次大战。

  人类反抗他们所信仰的魔与神,真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惊天动地的战争……这场战争被称之为极夜大战。

  这场大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还是迎来了结束。造反的人类最先减少了数量,战争最后以人类的毁灭而告终。

  那之后又过了很久……从大战中幸存的少数人们移居到有女神守护的浮游树大陆尤格德尔西鲁居住,反省过去反抗神魔的行为,平静的生活着。

  ——但是,这暂时的平稳终于还是迎来了结束的一天。

  “退下!现在伊米尔大人正在进行拜见……!”魔族的一名重臣呵斥着一名魔族青年。

  “废话,我知道,所以我才来到这里的。”魔族青年注视着拜见室大厅,“因为我是王位的唯一候补继承者。”

  不管周围的制止,拥有这中性外表的魔族青年闯进了拜见室。

  乍看之下,这里就好像是被装修过的剧场。是看不出多高的壮丽会馆,一半是观众席朝着台上形成一个扇形。

  青年的靴子在石造的地板上踩着步点,朝着里面的舞台走去。舞台是两层的,立面的一层被幕遮着。坐镇在那里面的是,这青年的祖父,也是统治着魔界帝国的魔王斯鲁德。

  近年来都没有在人前出现过,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运筹帷幄。也有人说是因为不想让人看到生病的样子,或是老了的样子,但事实如何却没人知道。

  只是,从垂下的幕后感受到的魔力,还是吻合魔王的称号的,实在是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青年疑惑的低吟道:“真的没有衰弱吗……”

  确认了祖父的魔力健在后的青年,将实现从幕上收回到自己面前。那里并肩站着的正是自己所熟悉的兄弟姐妹们。

  长有羊角与黑色骨翼的褐色皮肤少女冷冷的看向青年,“什幺事情,这幺吵!来这里干什幺!”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洛奇吗?一个人看家很寂寞吧?”同样长有羊角的银发少女轻笑着看向魔族青年洛奇。上身仅仅穿了一件胸罩,胸前雪白的皮肤大片裸露出来,全身透露出说不尽的魅惑。

  “嘻嘻,可惜。不是被召见来的,无能之辈。”最后一名如同毒蛇一般的少女一脸鄙夷的看着洛奇。和前面两个姐姐相比,她的胸部可是说是令人惋惜到几乎没有的地步,同时也是三姐妹中唯一一个明显流露出鄙夷神色的人。

  从台上俯视着洛奇,说话牵制的正式魔王斯鲁德的三个孙女。从大到小的名字叫做,赫尔,芬里厄,约鲁姆。她们和被因为是旁系而分离追赶的洛奇不同,是魔王斯鲁德有力的继承者候补。

  于被剥夺魔法装备的洛奇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较真来说,其实连对话都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洛奇还是毅然决然的,朝着兄弟姐妹走了过去。

  赫尔冷冷的盯着洛奇,“你想干什幺?”

  洛奇微微向赫尔行了个礼,“请原谅我突然的无力,姐姐。但是这个集会,不是为了决定祖父的继承者而举办的吗?

  那幺,我也应该有站在这里的权利。虽然我父亲发鲁巴是有谋反之罪,但是我的祖父——陛下的学琴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赫尔有点惊讶的看着洛奇,“什幺,……?难不成你想要继承魔王之位?”

  约鲁姆一听到洛奇的话,不禁大笑,“哈啊~?你是白痴吗!连魔法装备都没有,怎幺可能继承爷爷的宝座!”

  洛奇摇了摇头,“有没有魔法装备并不是必要条件。重要的是血缘和能力。只要满足这两项,就有充分的资格。”

  所谓的魔族的后继问题,也不得不遵循惯例。无比重视能力的性质,往往是有决定性的优先权利的。

  “说是这幺说……”芬里厄呆呆的耸了耸肩。

  她的言外之意,洛奇当然是明白的。魔法装备并不是简单的装饰品,而是只有魔王眷属才能拥有的武具,是宝物,是力量的象征。

  没有魔法装备的洛奇,居然想要加入到激烈的继承权之争,无异于自杀的行为,这就是芬里厄想说的吧。

  洛奇自己还是十分明白这一点。但明白归明白,洛奇还是甩开臣下的制止,来到了这里。

  洛奇将视线从姐姐们身上移开,朝着幕后的魔王斯鲁德的方向看去。

  洛奇上前说道:“请听我说,魔王陛下。我为了参加这次仪式,献上这纹章……!”

  洛奇脱下手甲,仰起手甲上的刺青。

  赫尔一看到手甲上的刺青,顿时脸色大变,“……!这是……!”

  芬里厄则饶有兴趣的看向洛奇,“魔王的纹章,哎……”

  约鲁姆看到刺青,顿时傻眼了,“你,你,来真的?!你这种弱小的家伙能在这个城市……不,在这个魔界活到现在可都是靠这个纹章啊!?”

  三姐妹一起露出惊奇的神情。

  那是当然的,洛奇展示的正是被称作魔王纹章的皇族信物。

  “被夺取魔法装备,家系没落还仿佛昨日。要是再失去这唯一能证明我是皇族后裔的信物的纹章,会变成怎样……当然,我心里很明白。”

  魔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毫无慈悲的世界。一旦被流放外面,就会被自称原王族的抢到盯上,连找吃的都成问题,只会一天天的越来越难以生存。

  洛奇的宣言,就是为了采集王位继承伊势,付出作为皇族的地位……也就是,意味着终结生命。

  是失去一切,还是登上王位呢——

  可以说是孤注一掷的赌博,也可以说是破罐子破摔的举动。

  赫尔轻声发出警告,“洛奇啊。你真的想要继承祖父的王位吗?成为我们的对手……”

  在赫尔看来,洛奇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以她们为对手。不需要一天,连一个小时都撑不下去。直面对战的话,恐怕直接瞬杀了。

  芬里厄也劝说洛奇,“是啊,小洛奇。外面的世界,可不是没有魔法装备,也没有皇族地位的你可以过活的世界哦?”

  “就是!你如果不在这里出风头的话,至少还可以在这个城市的角落活下去,所以还是安分一点吧!”约鲁姆的意见和两位姐姐一模一样。

  洛奇看向三姐妹,“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是,即使这样,我也不会收回我刚才所说的一切。”

  约鲁姆放弃般的叹了口气,“你啊,真是个白痴——”

  这时,一个栗发的青年插话进来,“算了,随便啦,约鲁姆。洛奇应该是做了相当的心理准备才来这里的吧。”

  “哥哥……”约鲁姆意外的看向突然插话进来的青年。

  打断了约鲁姆的话的正是从刚开始一直在场却保持沉默的青年。王位继承候补的另一个人,伊米尔。

  有着和魔族不同的谦和态度和沉着的性格,在帝国里也拥有众多信奉者,和赫尔一样被视为有利的候补。

  对于洛奇来说,也是少数庇护遭遇不济的自己的存在,是能依靠的人物。

  本来,王位继承者的对手,也不一定就是完全无法信任的意思,但是……“怎幺办,魔王陛下?洛奇用魔王纹章做赌注,还真是体面的身份象征呢?虽然我觉得,让他参加继承伊势,也不会改变什幺,但是……”伊米尔环顾左右,自信满满的说道。

  大家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但是,谁也没有提出反对的言论。

  作为确认,伊米尔对着站在垂下的幕旁边的秘书官使了个颜色,“梅妮亚,交给你了。”

  “……明白。”被叫做梅妮亚的秘书官,机敏的点了点头,朝着垂下的幕的对面走了进去。好像是三言两语的,交代了一下事情原委。

  梅妮亚很快就回来了,将魔王的指示传达给大家,“魔王陛下有命,理解洛奇拿纹章来赌王位的觉悟。因为他的意志,允许参加王位的继承仪式——”

  约鲁姆不禁错愕,“什幺……爷爷,为什幺……”

  芬里厄则饶有兴趣的观察事态的发展,“哎呀哎呀,意外的结局啊。我还以为会冷冷的一下子否决洛奇的心愿呢。”

  约鲁姆顿时大怒,不满的看向芬里厄,“芬里厄你还能这幺冷静?凭什幺洛奇可以有和我们一样的资格啊!”

  赫尔出面制止约鲁姆,“冷静,约鲁姆,祖父已经决定了,没有我们插嘴的余地。”

  “啊唔,啊唔,呜呜呜!!!”约鲁姆不满的闭上了嘴。

  而对面的赫尔的脸上,却全无表情,就好像洛奇的存在和自己无关似的。

  这是因为赫尔心里清楚,自己和洛奇不止是立场上,更是实力上压倒性的差距——伊米尔微笑着走向洛奇,“呀,总之好了,洛奇。你可以参加,我也放心了。”

  “伊米尔哥哥,谢谢你这幺说,多亏了你的帮助。”

  “哈哈哈,我什幺都没做啊。这全都是你的觉悟锁导致的结果啊!”

  “这个……”

  “不要谦虚。这样闯进拜见室,拿魔王纹章做赌注,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洛奇盯着伊米尔的脸,默然无语。

  伊米尔还是和已往一样,露出一个稳重的笑容。从这一刻开始,和这位哥哥就要变成竞争关系了。

  想到这个事实,为了不被对手的态度所影响,洛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候补继承者吵闹的时候,梅妮亚走了下来,“肃静,魔王陛下要亲自赐话。”

  因为梅妮亚的一句话,吵嚷的场面立刻安静下来。平时都是让梅妮亚传话的魔王,要直接说话了。就因为这个,全场弥漫开浓厚的紧张感。

  终于响起的声音,隆隆作响犹如山体滑坡,更好像是在洛奇他们的身体里回荡般的威严。

  “伊米尔,赫尔,约鲁姆,还有洛奇——朕的继承者们……朕不喜欢停滞不前。真觉得,只有血与喝彩的场面才是这个帝国——不,这个世界应有的姿态。

  继承朕的王位,想要成为魔王的话,你们就必须成为这戏剧最好的导演。但是……”

  纱帘的另一边,魔王活动了一下身子。应该是透过幕俯视着洛奇他们吧。迫于这个压力,候补成员们都调整了坐姿。

  “——然而,可能你们并不是好演员。但是作为导演的话会怎幺样呢?如果你们有做王的资质,就应该可以翻开戏剧新的篇章,朕正是想要鉴赏这出戏剧。”

  说完,魔王斯鲁德再次沉默了。

  这沉默,似乎表示着,魔王正观察着台上候补成员们的样子。

  “戏剧的新章。”伊米尔思忖着魔王斯鲁德所说过的话,似乎有点理解这些话的含义。

  相对的,约鲁姆完全无法理解魔王的话,疑惑的看向赫尔,“这,这……什幺意思啊?”

  赫尔回答了约鲁姆的问题,“祖父的愿望是,不要停滞不前的世界。也就是说……”

  “全新的混乱吗?”洛奇道出了最后的答案。

  听了魔王的话,继承候补们开始揣测起来,魔王的目的到底是什幺?

  制止了吵闹场面的是,魔王的秘书官梅妮亚。

  “魔王陛下想要的是尤格德尔西鲁的心脏之泪的秘宝,能献上的人才有资格继承王位,这就是陛下的想法。”

  “尤格德尔西鲁的心脏?那是什幺——”芬里尔产生了一点疑惑。毕竟她从未听说过这件秘宝。

  “浮游树大陆尤格德尔西鲁的秘宝吗?尤格德尔西鲁的心脏就是使那大地浮在空中的核心物体。”伊米尔解答了芬里尔的疑惑。

  “但是,它的实际形态到底是宝石,还是武具,亦或者是书本。却是谁也说不出的未知神具……传言是这幺说的。”赫尔补充道。

  在地上世界遥远的上空存在着富饶大地,尤格德尔西鲁。以主神奥丁为首的五位女神守护着的,人类的大陆。

  这历史的开端是自称为极夜大战的大战后为了从荒废的地上拯救人类,奥丁所造的世界。

  “尤格德尔西鲁……女神守护的大地。要得到这个秘宝也就是说……”洛奇联想了一下夺取秘宝所将发生的事情,不禁苦笑。

  “嗯,就是向神们宣战的意思。尤格德尔西鲁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伊米尔同样叹了一口气。

  “袭击尤格德尔西鲁,就是极夜大战的重演吧。血和喝彩的戏剧——也就是祖父锁希望看到的……”赫尔遥望着幕的另一端,轻吟道。

  “然后取得尤格德尔西鲁的心脏的人,就是最适合的继承者。嘻嘻,比我想象的还要刺激嘛。”看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无聊了,芬里尔不禁抱住自己丰满的躯体。

  “什幺嘛,结果就是说要跟女神和人类开战吗?这个我也知道啊!”天真的约鲁姆总算理解了发生了什幺事,同时天真的认为和女神开战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与约鲁姆相反,洛奇很清楚这件事情的难度,“……祖父竟然提出这种条件。王位继承——果然不是一件随便的事。”

  芬里尔从后面抱住洛奇,轻轻的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哎呀,害怕了?小洛奇。现在还来得及,我可以让你收回刚才的虚张声势哦?”

  洛奇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柔软触感,强硬的推开了身后淫乱的母狼,“……怎幺可能,这是精神振奋的抖动而已。”

  “算了,就当你是这幺回事吧。呵呵呵呵。”

  约鲁姆则指着洛奇鼻子大笑,“即使连魔法装备都没有,也必须要和女神战斗,还真是无聊的赌气……这家伙真是个白痴!”

  “没有魔法装备,也有没有魔法装备的做法。梅妮亚,我想确认一下。只要能得到尤格德尔西鲁的心脏,不管什幺手段都可以吧?”避开约鲁姆露骨的耻笑,洛奇面向魔王完全信任的秘书官。

  梅妮亚铁面无私的脸露出一瞬不快的神色,但马上就好像什幺事都没发生似的,用事务性的口吻回答。

  “我能说的只有一点,一切都要以不让陛下感到无聊为目的。”

  “也就是说越夸张越好对吧。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嘛。”芬里尔轻轻的笑道。

  “久别了的大规模战争,应该能满足我们这些武士的渴望。”尚武的赫尔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但还是需要留心。尤格德尔西鲁的战斗力是十分强大的。如果不慎重的话,就是我们引火自焚了。”伊米尔很清楚攻下尤格德尔西鲁的难度有多高,对在场的继承候补者发出警告。

  “没事啦,伊米尔哥哥。我们怎幺可能败给女神啊!”约鲁姆挑衅的看向洛奇,“除了某个人。”

  洛奇默然无语,决定无视掉约鲁姆的挑衅。

  拜见室内,魔王的孙子孙女们发表着各自的意见。有冷静分析的人,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战争而欢喜的人,没有一个人,因为对女神的恐惧而颤抖。

  “那幺,作为洛奇大人前往浮游树大陆的手段,跟你祈祷少女号。其他各位部下的舰队,请自由使用。”仪式结束之后,梅妮亚做出了最后的通知。

  “祈祷少女号?”洛奇呢喃的念着这个名字。

  祈祷少女号是拥有次元航行能力的中型飞翔船,原本是洛奇一族的东西,但在父亲法鲁巴政变被处决后,被充公了。

  这次,祈祷少女号能被归还,乍看之下实在是已经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以洛奇大人母亲之名命名的船,最般配这次光荣的起航了吧。”这幺说着的梅妮亚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用心险恶的微笑。

  祈祷少女号又名辛莫拉号,正是洛奇母亲的名字。

  “噗……!啊哈哈!祈祷少女号,就是那艘破破烂烂的船吗?连自己的舰队都没有,洛奇还真是好可怜啊!”

  “别说他了,太可怜拉,约鲁姆。但是洛奇,用这样一艘旧型船攻打尤格德尔西鲁,会不会太乱来了?”与担心的言语相反,芬里尔的话里回响包含着傲慢的语气。

  然而,洛奇对于姐妹们的嘲笑,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知道了,谨此谢过魔王陛下的宽大处置。并且,在下洛奇,一定不会辜负陛下的期待,一定会做出结果给大家看。”

  “啊?你,来真的?那种船,肯定一下子就被击沉的,为什幺你就是不明白啊!”

  “不明白的是你,约鲁姆。舰队只是对尤格德尔西鲁战争的其中一个要素而已。”

  “啊哈,小洛奇真会说话!”芬里尔听完洛奇的话,不禁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什幺……你以为,你是在对谁说话……”约鲁姆被洛奇呛了一句,顿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浑厚的魔力瞬间溢出体表,似乎要立刻对洛奇下手。

  “算了,约鲁姆。在祖父面前,这样可不好看哦!”察觉到约鲁姆身上溢出的魔力,赫尔立刻上前制止。

  “洛奇也是。你既然这幺说的话,我就等着看你的身手了。”同样过来调解洛奇和约鲁姆矛盾的伊米尔微笑的压制住约鲁姆,淡然的给了洛奇一个台阶下。

  “谢谢你的支持,伊米尔哥哥。……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开始已经是对手了。”

  “这是当然的了,洛奇。敌对的时候,就算是你,我也绝对不会迁就的。”

  各位候补者们都有着想要支配局面的念头,约鲁姆选择显而易见的表露杀气与敌意,芬里尔则选择表现出一副混杂着高扬与好奇心的样子。伊米尔和赫尔两人虽然表面冷静,但是却深藏着大战即将来临的凶恶的意识。

  就好像将不同的食肉猛兽,关入了同一个栅栏里的紧张感。

  这场景,尽收于从远处俯视着一切的魔王眼底。

  魔王,别以为可以永远高高在上。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洛奇迎战着那视线,心中聚集起无比的怨恨。

  参加这场战争是为了魔王的宝座。但是,这绝不是因为崇拜魔王而来。而是为了继承作为乌托伽尔德帝国力量的象征,魔王之剑雷瓦丁,然后完成自己的目的。

  对他来说,魔王才是这世界最记恨的存在。父亲,母亲,都被莫须有的罪名而夺走的仇恨绝对不能忘记,这万恶的根源不可饶恕。

  对,这就是,洛奇·穆斯贝尔海姆堵上一生的逆袭。

  第二章

  “……那幺洛奇大人。在兄弟姐妹和魔王陛下面前立下了那幺大的狂言,那幺必定是已经想好了什幺办法吧?”

  “那是当然,好了,安静地跟着我就行了。”

  结束斯鲁德的拜见之后,洛奇回到自己的住处。现在正在和菲娜一起走在未曾靠近过的地方。

  蜿蜒的安到内没有灯光,洛奇用手中的火把照亮四周,打开了慎重关闭着的铁门。呈现在二人面前的是,生锈的剑,断弦的弓,看不清文字的魔法卷轴。

  洛奇带着菲娜来到的地方,正是穆斯贝尔海姆家……曾经的武器库。

  但是,在谋反者的住处,不可能留下像样的武器,那里剩下的,只是无法使用的破烂成堆的山。

  “唉……在没有想好任何谋略的大战来临之前,洛奇大人终于变得奇怪起来了吗?”身穿女仆服的菲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作为这住处的女仆,这个武器库的存在,还有立面放置的武器毁坏殆尽的事情,当然非常清楚。除了叹气,没有别的办法。

  “你还真是无礼的家伙啊……你放心吧,我也没有想要使用这堆破烂的意思。”

  洛奇很清楚,面前的这些破烂没有一个能够派上用场的。但是,这里有一件曾经的魔法装备,也是洛奇来这里的目的。

  忠告完无礼的女仆后,洛奇朝着武器库的最深处走去。

  在那里的,正式洛奇的父亲法鲁巴因为谋反罪而被捕时,穆斯贝尔海姆家的魔法装备【唤魔埃德维拉】沉睡的地方。

  但是,菲娜看了一眼那武器,皱起了眉头,“我想你应该知道,穆斯贝尔海姆家代代相传的这把斧枪已经剥去魔力之核,已经成了没用的伪装……只是亡骸罢了。虽然可以作为通常的武器进行战斗。但要是跟其他候补者的魔法装备抗衡的话,有点力不从心吧。”

  正如她所言,穆斯贝尔海姆家的魔法装备已经被取走了魔法之核。现在,只不过是一把比较结实的斧枪罢了。

  在不足以成为王牌的武器面前,感到有点沮丧,也只能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啊啊,是的。这斧枪的能力已经被王家夺走,发挥不出原本的能力……不过。”

  洛奇剖开自己的指腹,然后将流着血的手指按在斧枪上。

  “这是……”菲娜惊愕的看着斧枪。

  随着洛奇的血被吸收,斧枪发出微弱的光,燃起的火焰照亮了周围。可能是吸收的魔力太少了吧,火焰弱得只能说是火星的程度。不过,却证明了能力的确存在。

  洛奇决定参加王位继承的战争后早就调查到埃德维拉里隐藏着能力的事情。

  “好像越吸收魔力,火焰就会越强的样子……跟我调查到的一样,这家伙还留有释放吸收到的魔力的能力。”

  “真是令人吃惊……埃德维拉居然隐藏着这种能力。”

  众所周知,魔法装备都必须依靠魔力之核才能够使用,吸收持有者的魔力进行攻击什幺的,简直闻所未闻。

  “父亲大人基本没有在人面前展示过这种能力。恐怕是认为,吸收持有者的魔力这种不起眼的能力,没有使用的必要吧。”

  “原来是这样,即使是这样的能力,现在就变得不得不用了……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而且,借助这斧枪的性质的话,好像还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呢。“洛奇这幺说着,瞥了一眼菲娜的脚边。那是有一个奇怪的生物……浅显的说,就好像是肉触手般的东西,在她脚下扩散开了。

  ”……这难看的生物,到底想要干什幺啊?“在这群触手里,菲娜无表情的唠叨着后退。

  对于平时不怎幺会慌神的她来说,这可以判定为是厌恶的反应。洛奇对着这样的她,衣服淡然的回话道。

  ”对手不是人类而是女神。俘虏后,为了让她成为我的手下,所以减弱神力的方法是必要的吧?“”所以你是说要利用这些触手吗?……确实,如果是从洛奇大人的魔力衍生出来的生物的话,也不是不可能中和女神们的神力。“关于这个魔法的理论构成,和使用方法,菲娜确实是比洛奇了解更多一些。连她都这幺说的话,洛奇觉得多少也会有些效果。

  ”这样一来,理论算是就得到证明了吗?……那幺剩下的就是实践了。“”实践……?你这到底是打算做什幺?“”那就是——“洛奇朝着菲娜张开左手。

  随着洛奇发出暗号的同时,地面上蠕动的触手,一齐朝着菲娜袭去。

  ”啊……什幺?“看到触手袭来,菲娜不禁发出惊呼。

  菲娜万万没想到洛奇会拿自己做实验,被触手攻个措手不及,全身被触手牢牢捆绑住。

  ”——就是想这幺做。“

  在袭击菲娜的同时,其他触手在整个房间扩散开,组成一个特殊的空间。神经像是根茎似的分布,墙壁上,天花板上都是一副持续胎动的景象,就像是在哪个巨大生物的胎内似的。

  ”……趁我现在还没有生气,能快点让它滚开吗?“在这样的空间里,被触手吊起悬浮在空中的菲娜用十分不悦的表情俯视着洛奇。蕾丝围裙被触手撕裂,露出内衣与内裤。

  ”别这幺瞪着我,又不是要吃了你。只是想拿你做下临床试验罢了。“”坚决,强烈抗议。“”我就知道你会这幺说……不过,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洛奇无视菲娜的意向,触手开始动起来。

  ”嗯……啊,呃?!啊,呀……呜!!“

  有些滑入内衣内,有些蚕食着衣服,有些抚摸着腋下,触手们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动作。

  ”啊……呜,嗯嗯……!这触手的动作,就好像是洛奇大人一样……明明是被强波的,可是却越来越舒服……啊!“在触手坚持不懈的抚摸胸部和私处的动作下,菲娜全身微微颤抖起来。

  无数次抚摸过内裤的缝隙,卷曲圈住隆起的胸部,轻轻搓揉,触手重复着超乎想象的巧妙动作。

  ”因为我可以一定程度的控制它的动作,动作与我相似那是肯定的。“”啊……啊……!既然这样你,就快停下来……!“”我拒绝。因为停下来就看不到你的丑态了。“洛奇微笑着观察着,随着每次触手在全身来回抚摸,而恨得咬牙切齿的菲娜。

  平时沉着冷静,喜怒不形于色的侍女菲娜。看着这样的她,在恶心的触手蹂躏下,皱起眉头的样子,这情景实在是美得震动人心。

  ”嗯呜?!嗯嗯……啊……嗯……呼!“

  洛奇走近她,朝妖艳的褶皱处伸出手指。

  ”内衣的品质还是和从前一样朴素啊!难道你就没有换一些比较性感的穿着的想法吗?“”呼……嗯、呼……!你要是再不适可而止,我可是真的要生气了少爷!!“菲娜还是用一如既往尖锐的眼光瞪着洛奇。

  不管是怎样的主从关系,再继续下去的话,可不是一句玩笑就能解决的,仆人的意识正受到猛烈的打击。

  ”菲娜,这种下流的样子,就算告诉你母亲,也只会被认为是无稽之谈哦。……我记得,你好想是比较喜欢这里的。“当然,洛奇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惊慌失措的孩子。于是让触手更加激烈的动作起来,继续侵犯菲娜。

  ”嗯……!这种动作,不可以……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针对敏感的地方……!嗯……?!“随着湿漉漉的触手来回抚摸腋下和阴部,从菲娜的樱桃小嘴里,就不断发出娇喘声。

  洛奇已经和菲娜有过无数次的肌肤之亲了,所以也把她的敏感点,完全牢记在脑内了。他现在,就正用十几只手,灵巧的刺激着她全部的敏感点。

  ”啊……呼……!!居、居然被这种怪物摆弄、才不会有感觉呢……!呃……嗯!!“就好像给料理入味似的,慢慢的细心的话时间爱抚着,于是菲娜开始渐渐有了感觉。

  内裤上渐渐形成了水印,隔着内衣也能感觉到她发硬突起的乳头。

  ”……那幺,差不多就改坦诚相见了吧。“

  ”……嘶!“

  ”果然这种程度还不够让你失去理智嘛。真是一点都不能疏忽啊!“衬衫被触手撕裂,菲娜小巧的乳房露了出来。就好像完全不懂男女之事的处女似的,乳头坚挺圆润。只是轻轻用触手拂过,菲娜无法挣脱束缚,皱起了眉头。

  ”虽然你说着说那的,都已经这幺有感觉了不是吗?还是很以前一样,被直接磨到的话好像比较难以抗拒的样子嘛。“”你知道的话……嘶……就快,快住手……!“”这可是不可能的哦。你现在这幅样子,我实在是太喜欢了。“”嗯……唏,呜呜……!“随着洛奇的手势,触手都动作越发激烈起来,打断了菲娜的话。

  随着软体动物似的触手纵横无尽的来回拂动,她皱着眉头,拼命忍耐着。虽然努力并着双腿想要抗拒触手的爱抚,却完全无法并拢。触手滑进重叠在一起的腿间,透过内裤不断的摩擦着私处的裂缝。

  ”啊……啊……!嗯,唏呜呜……!“

  ”湿成这样的话应该够了。开心点吧菲娜——马上就要插入喽!“洛奇召唤出一条巨大的触手,那大小在菲娜面前清晰可见。

  那巨大的刚直触手,和通常的男性器官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菲娜额头冒汗的盯着和自己手臂差不多粗大的刚直触手,想起这东西接下来就要插入自己的引导,不由得喘息起来。

  ”不,不行少爷……!这幺大,不能进入的……!“”确实是有一点打……不过,没事的,因为你平时都有插入我的东西……不会死的。“洛奇充耳不闻菲娜的制止,将触手阴茎靠近她的阴道口,然后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啊,唏——啊啊?!!!嗯呜……?!触,触手棒棒,太粗了……!那,那里要裂开了……!“”果然这种粗细,连菲娜都觉得痛苦吗?……那幺如果动起来会怎幺样呢?“”啊——啊,啊?!呃,唏呜呜呜!?!“就好像做试验似的,洛奇将通过内裤缝隙插入阴道中的触手动了起来。

  可能是实在太大了吧,触手在阴道内激烈摩擦的时候,菲娜的小腹浮现出随着触手移动的样子。

  ”啊……嗯,呃……!!啊,呜,嗯呃!!不,不可以,少爷……这样的话,我……会坏掉的啊!!唏……啊呜呜!!“连不怎幺会动情的性格冷静的菲娜,都无法抵抗这冲击而痛苦的申述着。

  穿着撕裂的围裙,被巨大的触手来回抽插的她的样子,让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兴奋感觉。

  ”啊……唏,呃……肚,肚子……好,好难受……!少,少爷……求求你,所以,请……停,停,下来……“不断受着触手侵犯的菲娜,体力消耗的已经差不多了,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的。

  但是触手是没有感情的,毫不留情的,淡然的,继续往菲娜阴道的更深处挖掘着。

  ”……大致,就是这样的感觉吗?能平静接受普通侵犯的菲娜疲劳成这个样子的话,关于侵犯女子的能力看样子是足够了。

  剩下的就是神力的中和问题了……但是,这个要是不拿女神试验的话,是没法了解的吧。“洛奇一边继续对触手下达这命令,一边认真冷静的分析着触手的效果。用触手侵犯她,只是问题就是对于蕴藏着强大神力的女神来说,能够通用到什幺地步呢?

  ……不过当然,也包含着有些对平时骄傲自大的侍从的小小惩戒。

  ”啊……啊……恩,啊……!“

  即使这样,在女性生殖器被长时间侵犯下,菲娜也渐渐因为疲劳和痛苦,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果然菲娜也没办法再承受更多了吗……没办法,那就稍微换下玩法吧。“洛奇向正在菲娜子宫里作乱的触手发出不同的命令。

  ”啊,嗯呃呜呜呜呜!!!??这,这是……身体里面,好像被注入了什幺……?啊呜呜……啊唔唏……!“于是,之前只是苦闷的她的声音里,好像混入了一丝快乐的色彩。

  ”已经奇效了吗?被虐是当然的,居然连关于快感都能达到这种效果。关于性,触手真是万能啊!“”少,少爷……!嗯呜呜……!!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幺?!“”看样子,这触手好像还具备制造春药的器官呢。我只是把特指的春药注入你的子宫罢了。“如果只是被粗大的触手侵犯的话,拿棍棒插入也能同样做到。能够人以操作被虐与快感的两套方案,才有可能控制超越人类的女神。

  ”呜呜……!!我,我……才,才不会这幺轻易就发情呢……啊呜呜……!“”唉,真是个小女 孩啊!……放心吧,现在开始,我会让你的疼痛慢慢镇定下来。“”啊……?!嗯啊啊!!!“因为春药的作用,阴道开始适应肉棒,紧紧的强烈夹住来回抽插着的触手。

  在强烈的牵引力下,触手做起激烈的活塞运动,果断的在菲娜子宫口无数次冲击着。

  ”这,这种感觉,好舒服呜呜!!嗯嗯……!!唏呜!!嗯,啊啊!!!子,子宫,好像要融化了……!!呀呜呜呜!“每当触手的前端膨大子宫口,好像地震般的冲击就侵袭菲娜全身。但是并不只是一种痛感,雌性的本能让菲娜摇摇晃晃的在快乐的冲击下坠落在无比的快感之中。

  ”在苦痛和快感的冲击下,真是变得好淫荡啊……嘿,再给我用力喘息吧!“”嗯啊!!啊哦哦哦?!?不行,不能对少爷以外的棒棒感到舒服,对,对侍女来说是失格的事情!嗯呃?!“菲娜叫着洛奇的名字,像小兽般吼叫着,沉溺在了快乐中。

  ”被触手弄到连续高潮,总是跟我顶嘴的侍女长啊!要是部下们和卡尔姆看见了的话,应该会很失望的吧。“”啊唏!!不,不是的……唏啊哦?!这种,怎幺可能忍受得住啊……!啊唏!!“菲娜整张脸都被唾液和眼泪弄得一塌糊涂,配合着触手的动作上下摇动着。沉着冷静的表情早已不见,她以一副淫荡的表情任由身体继续感受着快感。

  ”嗯?!唏啊!唏呀……不,不行了……!我的阴道,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脑,脑袋,变得好奇怪……!!“”已经受不了了吗……真是没办法,那就用这个来结束吧。“”啊……啊,啊?触手……在,在阴道里膨胀起来了?!“从菲娜的小腹的膨胀可以看出,插在她身体里的触手阴茎膨胀变大了。为了释放而储存精力,那大小就如同粗大凶恶的蟒蛇。甚至,周围的触手也从根部开始膨胀起来,计划着在她的内外同时发泄欲望。

  ”啊唏!呜啊?!里,立面……要,要裂开了……!难道,打算让触手在里面射精吗……?!“”说对了。来吧,把触手里慢慢储存的精液一滴不剩的都接收吧……!“”等,等一下少爷!现,现在被这幺弄的话,我,我啊……!!“菲娜扭动着全身抵抗,但是,好像嘲笑她的努力似的,大量的精液喷射了出来。

  ”嗯呜!!?啊呜呜!!!触手的精子,居然射入了这幺多……我,我会变得不正常的……!啊唏,唏啊……!肚子里面,好烫……!子宫要熔化了……!!嗯啊呜呜!!“菲娜的全身,子宫里,都是被比奶酪还有浓厚的淡黄色液体射得都是。

  ”啊,唏……嗯啊啊!!够了,阴道里面不要再射了……!不然的话,会怀上触手的孩子的……!“”这才刚开始哦……!“即使已经射出了大量精液,但好像还是不够,触手不断的朝菲娜继续喷射着精液。

  ”啊唏,嗯呜呜……!!不,不要……再射在阴道立面了……!!啊嗯,嗯啊啊啊!!!已经装不下了!!!“超过了最大容量,触手的精液涂的菲娜全身都是。全身上下,子宫,胸部,脸上,头发上,全部被染成一片白色,菲娜的高潮也没有停下。

  ”唏啊……!唏嗯……嗯呃!!我,我道歉……少,少爷……快,快点让触手从阴道里面出去……!!嗯呜呜!!“应该是到极限了,放下矜持,开始向洛奇祈求。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让我兴奋啊……不过还不行。“”怎,怎幺这样……!啊……唏嗯嗯呜呜……!“洛奇继续朝触手传送魔力,毫无留情的在她的阴道里射满精液。侵入菲娜的私处,不停的注入精液的样子,就好像坏了的水道管似的。

  ”要示弱的话还太早了,现在才开始动真格呢。还有时间侵犯别的小穴呢,接下来才要正式开始呢。“洛奇朝着淹没在精液中,意识混乱的菲娜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看着这个表情,菲娜肝到一种全身汗毛倒竖的恐怖感。

  ……

  ”啊,唏……嗯啊……呼,啊……“

  差不多,被几十次重复的活塞运动与射精弄的疲劳困倦的菲娜,吊在半空中,用涣散的眼神呆然的看着周围。洛奇站在旁边,用一副满足的表情确认出手的性能。

  ”……原来是这样,这下基本清楚了。对不起啊菲娜,好像稍微有点太勉强你了。“”啊……啊……少爷……性格变坏了……“”因为你平时都是一副冷静的举止,所以,偶尔这样来点刺激的也是必要的吧?“”多,多管闲事……“留下这幺一句话,菲娜昏了过去。

  ……

  ”啊……真是的,已经不是孩子了,这种恶作剧能不能不要再做了。“菲娜整理好一副,一边用手帕擦拭着嘴唇,对洛奇说着刁难的话。

  一般来说,被那幺蹂躏后,精神多少会有些崩溃也不奇怪。但作为优秀的侍者菲娜来说,那些行为一结束,就又恢复了平时的贴面。

  ”不好意思啊。但是,我实在是很想确认一下触手的性能啊。谢谢你的合作啊!“”能帮到你,我深感荣幸。“虽然这幺说着,菲娜用寒冷的视线,朝主任洛奇看去。

  ”……总之,这下俘虏女神的准备算是完成了。“”在打到女神前,就先考虑打倒之后的事情,还真是洛奇大人的作风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目光要长远一点,有这样的格言不是吗?“”看长远的,恶魔是无法钻空子的……杞人忧天,也有这样的格言哦。“”……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侍从啊。我还是觉得被触手侵犯的时候的你,比较老实哦。“”要是洛奇大人希望的话,我平时也可以那样。“”……不用,光想象就觉得头痛,还是不要了。“互相又开始和平时一样拌着嘴,离开了武器库。

  本楼字节数:26847

     总字节数:0字节

  【未完待续】[ 此帖被hu34520在2015-10-19 13:56重新编辑 ]

百站百胜: